枳实饮|血型,熟悉的“陌生人”

有临
2021.09.29
477

血型-01.jpg


血型,自从被发现一百多年来,一直为人们津津乐道。血型与性格、血型与疾病的关系更是吸引了大众的眼球。科学家们也在探究,除了用于亲子鉴定和输血救治,血型的不同还会对人们带来怎样的影响?如果以“ABO blood type and the risk of(血型与风险)”搜索PUBMED(生物医学文献数据库),可以找到超过两千篇有关的研究报道,最新的研究是关于血型与新冠病毒的感染、插管、死亡等结局的关系。而若以“ABO blood type and the risk of cancer(血型与患癌风险)”搜索,也会搜出近500篇的研究报道。但是,目前所有的研究都只是限于观察和统计分析,科学家们还远不清楚血型到底对人类的影响是怎样的。



血型-02.jpg


我们知道,血型最先由奥地利医学家、生理学家卡尔·兰德斯坦纳(Karl Landsteiner)发现,并据此于1930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和医学奖。至今血型的产生和划分的依据已十分明晰,并写入了教科书中。我们通常所说的血型是狭义的血型,仅指红细胞抗原的型别。而广义的血型则泛指血液中的红细胞、白细胞、血小板以及各种血浆蛋白质的抗原型别,其抗原组合数甚至超过了人类的总数。即使仅限于红细胞抗原型别,即A型、B型、O型和AB型之外,还有RH、MNS、P等极为稀少的10余种血型系统。由国际输血协会专门负责认定与命名的人类血型系统有30种,包括了超过600种抗原的血型。


幸而,绝大多数人的血型可以用ABO和RH表示,并且相同血型的人可以互相帮助,在危急的时刻挽救彼此的生命。科学家们的研究也发现了血型的遗传奥秘,即ABO血型是通过单基因遗传的,基因位在第9号染色体长臂上(9q34),有三个主要的等位基因。一个人分别获得来自父母的3个等位基因的其中一个。两个等位基因形成了血型的基因型(genotype),它决定了日后每个人血型表型。血型的表型是由其携带的抗原抗体不同产生的,如A型血的人红细胞表面有A型抗原,B型血的人红细胞表面有B型抗原,AB型血的人红细胞表面既有A型抗原又有B型抗原,O型的人红细胞表面则既没有A也没有B抗原。 

抗原是由蛋白和多糖组成的,科学家们对ABO血型的抗原研究发现,其中的蛋白部分是相同的,不同的是抗原中的多糖。若将O型所带的多聚糖为基本单元,在O型的基础上,多了一个N-乙酰半乳糖胺是A型,多了一个半乳糖是B型,AB型是带了A型和B型的多糖。(如下图)


血型-03.jpg


从图中我们可以看到,血型之差别仅在一个单糖之间。但在输血过程中,错误的血型却会导致严重的溶血反应危及生命。这里的糖已不是我们通常所指的提供生命能量的物质,而是具有特殊生命功能的化合物。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的由于多糖的结构差异而出现功能性差异,已逐渐引起科学界的关注,并产生了新兴的学科——糖组学,专注于表征和研究生物体内聚合糖分子的结构和功能的学科。这一学科继基因组学、蛋白组学之后,已逐渐兴起成为前沿和热点。有观点认为基因组学研究发现的是基因所携带的遗传的信息,好比物种设计的蓝图;蛋白组学的研究则是发现实现这个蓝图的各种工具(蛋白的功能),糖组学的研究将发现蛋白功能的“开关”。例如,糖类抗原ca-199、ca-125、ca-153等指标的的改变与肿瘤或其他疾病状态的发生和发展密切相关,从而成为肿瘤的标志物。流感病毒作用于宿主细胞的靶点是含唾液酸(一种单糖)的聚糖,针对唾液酸的药物可以抵抗流感。还有研究发现去除癌细胞表面唾液酸,可以增加先天免疫系统辨认和攻击癌细胞的可能性,为癌症治疗提供了新的思路。

可以相信,随着糖组学研究的深入,总有一天我们会从根本上了解,不同的血型到底带给我们的健康是怎样的影响。如果对这样的期待加个时限,希望不会再需要一百年。 



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